😋

与诸多女明星有染

Francine329:

如果你们喜欢这幅作品的话
请移步隔壁Instagram为它点个赞!赞一个作品就够了!【见图2 这个帐号,往下拉一会可以看见】
这是一个Hamilton Art比赛,名次看赞数,第一名奖品是音乐剧门票!!!(´°Ì¥Ì¥Ì¥Ì¥Ì¥Ì¥Ì¥Ì¥âˆ€°Ì¥Ì¥Ì¥Ì¥Ì¥Ì¥Ì¥ï½€)
谢谢各位大佬!!!!!!

【卿涛】穷其一生做不完的梦13

沙尘暴:

偷懒码的字,我自己看完再修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所有的久别重逢,都是为了再见(又名你说完结就完结,你说是糖就是糖)




没用多少时间,董卿就恢复了工作的状态,独立干练的样子,是一如既往的风格,比起之前又多了几分淡然和深长的缓慢。


在国外的那段时间,让董卿思绪盈乱的忧虑和念头,还在纠缠她,恍恍而过的时间,稍纵即逝的人生,还有那千篇一律又百态丛生的生活,能留下的并能被人记住的,其实不多。但徒叹人生苦短不是董卿的作风,她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。


主持这条路她走了二十多年,昨日种种之坎坷穷途,也曾愤恨不满过,到如今,却全成了欣慰和满满的记忆。现在,她想做点,做点不一样的事情。




这种想法在她脑子里不停盘旋,几经思索,有个轮廓开始浮现。也许,每个人的一生中,都曾有一段时间,恐惧着时间的河付海流,不停不歇,也奢望着往日再回首,像做个青葱少年站立桥头。可能就是因为这种对时间的恐惧——白驹过隙,生怕付了一生——让人把日子过的越来越快。飞快的电邮,转瞬而达的交流,还有科技高速发展带来的扩张,让人没有心思去认真写几个字,去看一本书,还用固步自封的气息交流思想。


每个人的时间就那么多,在浩瀚宇宙中,简直微不足道,于是,只好将更多的东西塞进有限的长度了,期望不枉此生。


我们怕时间走的太快,于是,便把日子过得更快,尽管有过多被动的无奈,可哪一次跃进的被动又不是主动追求所带来的呢。


董卿又想起了电影中的那句话,“若是要进攻出拳,则需要先退一步”,这样的话,是不是可以将每一秒都过慢一些,用缓慢而深沉的节奏,真正的,将时间拉长,不再仓皇的填入纷繁的事务,也不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失落喟叹,认认真真地,享受时间,享受在时间里缓慢的做一些事。


慢慢地雏型开始搭建,再请教了一些资深专业的人士,想法也愈发丰满,而董卿也感受到了内心的期待,是多年不见了的兴奋,同时,她也怕辜负了自己的想法,她不敢走的太快。




壹六年,董卿为自己的打算尽心尽力的筹备着,也迎来了另一个不期而遇的意外。




春晚筹备启动会,已经三四年没有主持春晚的周涛再次参加——以主持人的身份。董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左右张望了一番,波动的气氛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激烈,估计早有一些风声,只是自己没有关注。


说起来算不得什么大事,但能再次与她站在这至高的舞台,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。于是,偷偷的用手肘碰了一下坐在自己边上的周涛,刻意歪着身子在她耳边说,“老周,你回来啊。”


周涛轻微点了下头,算是回应,此刻不是聊天的时候。


撇了下嘴,董卿坐直身体,心想真是无趣,嘴角却挂上了笑,平时略显无聊又冗长的会,今天倒是额外的迅速。


“老周,你还真是别出一格啊。”会后,跟着周涛往外走的董卿打趣到,“也不提前打个招呼。”


“是你太忙,拼命三娘的名头都传开了,该按时吃饭就按时吃饭,别折腾垮了。”


胳膊夹着记事本,笔夹中是那根特意买来的笔,董卿撇了一眼,笑容变得更甚,“关心人就好好关心,老是这副冷淡的样子。”


周涛顿了一下脚步,偏着身体看董卿,似乎想说什么,张了嘴却又闭上,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
“有事?”看出了周涛的犹豫,董卿直接发问。


“没事,快忙去吧。”




那年除了周涛再上舞台,并无什么特别,要说还有什么记忆深刻的,就是自己和周涛的礼服,蛮好看,还有直播结束后的小聚。


此前周涛特意问了董卿有什么安排,汇报行程一样,董卿掰着手指说着自己的计划,“回上海,初一和家人过节,大概可以休息一周,然后……”


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打断董卿的话,周涛询问。


“没定好,怎么了?”


“初五来我这吃饭吧,过个节。”


“好啊……”本是高兴的事,可董卿却觉得周涛的语气有些异常,想起周涛第一次约自己吃饭,没什么特殊的缘由只是为了感谢自己,却被自己猜测的七七八八,这一次大概也是一样,是自己想多了。




提前买好了回程的票,打扮了一番才驱车前往周涛的住处。


扎着马尾的周涛打开门就听到董卿说,“我可没带东西。”


“拜年的话的都懒得说了啊。”侧身让进董卿,周涛关了门。


“年年都说,再说了,今年不是跟你一起说过了嘛。”不客气地董卿走进客厅,环顾了一圈,除了玻璃上几张静电贴,并没有过年的气氛,甚至连空气都有几分凛冽的冷。


“我这准备包饺子呢,正好你来,搭手帮个忙。”


“行啊,我干点啥?”


“你会干啥?幹劲儿还是包?”


“那个,什么,我不太会……要不我煮吧。”


没忍住,周涛笑了出来,“十指不沾阳春水,除了大闸蟹和方便面,是吧。”


“你看你,真是的……我不是还能吃嘛,保准一个不剩。”


斗着嘴,两个人进了厨房,周涛低头忙乎,董卿站在旁边,一会翻下冰箱,一会被指使拿东西,倒也乐在其中。


散下来的头发摩擦周涛的脸,弄得她不舒服,用手背蹭着想脸把头发弄开,“你脸上沾到面粉了,”说着,董卿抬手擦掉了周涛脸上的面粉,还把那些不听话的头发别到周涛耳后,然后,轻轻地笑了。


继续手上的动作,周涛嘴角也扬了起来,“笑什么?”


“也没什么,就是觉得,挺好的。”靠在灶台边,董卿抱起双臂,意味深长地出了口气。


一瞬间,周涛敛了嘴角的笑,转而让董卿开火煮饺子,时间也不早了。


应了一声,兴冲冲地打开了燃气灶的开关,“对了,老周,我那个新节目开始筹备,有机会邀请你,你一定得来啊。”


“到时候看吧”,打着马虎眼,周涛将饺子放到董卿手边,“别煮大了,不好吃。”


“怎么可能不好吃,老周亲手包的,要是不好吃,那也是你的问题。”拍着马屁地推脱责任,还朝周涛扬了下眉毛。


“嗯,反正不好吃是你吃,我没关系。”反唇相讥,周涛不服输的回答。


“行、行、行,都是我的。”


吃饭的氛围轻松愉快,想着好好跟周涛过个节的董卿说着自己新节目的打算和自己的设想,是沉浸地情绪和兴奋的语调,周涛也尽心地替她完善,跟她交流自己的想法。


这一次,难得的,董卿没有不饶人,不饶周涛。可在董卿询问周涛工作安排的时候,周涛却避开了,脸色不好地说没什么特别的打算。


当周涛第二次回避这个话题的时候,董卿察觉了不对,她是心思细腻的人,对眼前的人也是用了心的,于是开口问,“老周,怎么了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
“吃完再说吧。”周涛低头夹饺子,不看董卿。


“说完再吃。”董卿决绝地放下筷子,甚至调整了坐姿,让自己看起来挺拔端正。


认命地周涛也放下筷子,还抽了张纸巾擦了嘴角。每一次责备般地感叹董卿不饶人,可自己却总是拗不过她,遂了她的节奏和步调,这一次,也不能幸免。


“我要调走了,不再电视台了。”


简短的几个字,用着平缓的语调,几秒钟的时间,董卿却听出了长年累月的消耗。


空气,突然安静。


“怕你又说不提前打招呼,这次特意先跟你说。”似乎是为了打破尴尬,周涛笑呵呵地继续,“主持人做不了一辈子,你也开始转型当制片了,新节目你好好筹备,我会看的。”


“还有醋吗?”董卿眼神有些飘忽,脸上没有过激的表情,“那什么,我去舀碗汤。”说完,匆匆起身去了厨房。


双手支在灶台上,董卿低头盯着自己的碗,有情绪在心中渲染,既不是愤怒也不是难过,而是莫名地失落和疲惫,调整呼吸后,端着碗盛汤,也许是过于心急,有汤撒了出来烫到她的手,轻微的颤抖却没有放下碗,灼热地痛感持续几秒后消褪。




从厨房出来,董卿看到周涛支着额头,手指不停按压眉心。看着这样的周涛,董卿觉得自己心软了,没有什么经年不衰,而自己也不再是多年前带着光芒的刺,刺痛自己,不饶别人。


“老周,醋给我拿了吗?”董卿用稀松平常的语气问着,是于心不忍后的退步。


“啊?”周涛抬起头,眼中一片茫然,似乎还没从之前的状态中恢复。


“醋。”


“哦哦,这就拿。”


那件事,就这么过去了,至董卿告辞时,谁也没有再提。


开着车的董卿打开了电台,悠长地女声从播放器中——大梦一场的董二千,前已无通路,后不见归途。


“切,什么啊,饶你一次”,自言自语地董卿将音乐声音调高,充满车内,甚至跟着哼唱起来,想要盖过一些东西,比如自己这难挨心情,还有自己无法阻止的事。




周涛调令下来时候,赶上董卿的生日。




很早之前,董卿就不怎么爱过生日,看着一年年增加的岁月,无计可施,心里是不情愿的,而今年,这不情愿里又加了一码。


原来,那多年后的回归,是为了彻底告别,与这个舞台,与舞台上并肩的同仁,也可能与自己。


周涛是没有安全感又胆小的人,与多年前并不无同,赖不上岁月的河还有五年的距离,她一直如此,就像站在顶端就开始考虑退路,是让人恼怒的“自知之明”。而现在,她已经把路理好了。




周涛说,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,董卿不禁想问,所谓回响,是否担得起那些念念不忘,如果重逢只是为了说一句再见,那又何必久经折腾。


可董卿又想,她们之间已经有过几次所谓的“告别”,不差这一次,所有来自周涛的告别,她都能张开双臂,说句欢迎光临。




送别会的时候,周涛跟他人一一说了告别的话,说着以后常联系,也说没事就回来看看,这么多年,来来往往的人,似乎都是这么收场。


到董卿的时候,周涛刻意维持着夸张地笑容,举着酒杯,却突然语塞,半张着嘴,不知该说什么。


“别那么笑了,不适合你。”碰了一下周涛的杯子,董卿仰头喝光了杯子杯中的酒,周涛没接话,也仰头一饮而尽。


坐下身之后,朱迅碰了一下董卿,“你干嘛,涛姐都要走了,闹啥别扭。”


“凭什么她说走就走。”像个二十岁的人,不懂来日方长,不会掩饰情绪,赌气面别分别。


一句话,到让朱迅不知如何应对,默默叹了口气。


聚餐收场,陆续离场,有人说顺路送周涛回去,周涛摆着手拒绝,说,我跟小董一起走。


提包起身的董卿楞了一下,放缓了动作。


朱迅不安心地又低头嘱咐董卿,“可别闹脾气了,都不容易。”


嗯了一声,没什么表情。


“还挺冷,打辆车吧。”来往车辆川流不息,闪烁的灯光晃了董卿的眼。


“我们走走吧。”拦下董卿欲抬起的手,周涛提议。


两个人,走在这微冷的夜里,各自想着心事,最终还是周涛按捺不住,率先开了口,“别闹别扭了,又不是什么大事,不在一起工作而已。”


“我又没说什么”,董卿赌气回嘴。


“那你就好歹说点什么。”


“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
“你这不饶人的毛病是改不了了。”


“对啊,难道你还期望什么?”直视前方,董卿脚步依旧,而周涛却顿了一下,慢了身形,落在后面几步。


待董卿发觉转身,看周涛站在自己身后,双眼被不肯停歇的夜衬的更加深暗。


“怎么不走了?”董卿发问。


“我没什么期望,就希望你好好的……”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,周涛显得尤为清瘦。


切了一声,董卿把头偏到一旁,最后还是红了眼,就像最开始红着脸一样躲避了。




董卿知道,自己会好好的,就像周涛也会好好的一样,她们不用再疲于奔命,却还是会尽心尽力走向来日的路,会因为忙碌而没时间吃饭,会偶尔被身体的伤痛折磨,也会茫然怀疑一切,她们,在事到如今的此刻和山高水长的以后,都会好好的。只是,她们之间,有暧昧,有纠缠,还有于心不忍的分别,却说不出一句——再见。




后来,董卿想,那一天,周涛大概是为了跟自己走一遭,体验北京的夜晚的冷。




再后来……日子还是那么过着,有做不完的梦,也逃不过的心结,而她跟她,说起来,也算是,好好的。



君倾岚:

台里的小姑娘们给了她个冰肌玉骨的名号。
按理说这是个好词儿,但放在董小姐身上多少有了点嘲讽意味,嘲讽她不提拔后辈,不逢人给个笑脸,比不得某人。
这就逃不开要拿某人来做比较,她早就习惯了,无意的或是尖锐刻薄的,要被放在一起提及,沦为他人口中谈资。
周涛。某种避无可避。
秋雨敲打在玻璃窗上向下蜿蜒,窗外摩天大楼伫立在雨幕中,貌似强大的孤立无援。
董小姐穿着齐膝裙高跟鞋中袖上衣,肩上米白色开衫随意搭着,指尖碰一碰光洁裸露的小臂,果然冷。
手脚冰凉是一直的毛病,多加两件衣服比登天难,身上冷或是心里冷都只是习惯了就好的事。
可早先也尝过被人温暖的滋味,由身到心,像风雪里行了一夜路,风尘仆仆地走进林间小屋,小火舌在壁炉里窜动着,溢满了一屋子的暖意。那是谁的怀抱。
那是段各取所需的日子,错就错在贪恋。
她已经很努力的在用工作把自己的生活填满了,周涛两个字还是会像海水渗透沙堆一样,力道绵软,从内而外让人崩溃。
是恨的,恨到连下笔时的一个恍惚想起她,收笔都仓促扭曲。恨自己也恨她。
初来乍到无所依赖的她,在偌大的城市里被一个人接纳,并和她拥有一间小屋,便觉得整个世界向她打开大门,有了去拼搏去闯荡的勇气,给她温暖依靠的人既与她比肩而立,又让她耗尽青春追逐。
目光交接十指相扣时明明谁也没拒绝,明明眼泪和胸膛都温热。
就是有人先离开,且决绝。
周涛。
怎么能不恨呢?


听惯了董老师的她,有一晚突然做了噩梦。
她梦见和周涛一起在热带雨林里漫无目的的前行,被沿路荆棘划的遍体鳞伤,湿热的气息堵塞在胸口喘不过气。
但周涛在她身前兀自行走,与其说是为她引领方向,更像是她自己固执且踉跄的单方面追随。
突然滂沱大雨从天而降,被雨水迷住眼睛,董卿把被汗水和雨水彻底打湿的头发往上捋,感官突然都失去作用。
她一个人站在偌大的雨林里,失去唯一的依靠,委屈到极点还要努力睁开眼大声呼喊她的名字“周涛——”连回声也被雨声吞噬。
后来她感到自己的手被人牵住,有人喊她“卿卿”,遥远又坚定。
然后惊醒。脑海空白了好几秒,突然心口开始疼。
以前她还没熬出来,卖力到生病声音嘶哑,还去打激素撑着,深夜怎么也睡不着,周涛也是一声声叫她,哄她入眠。
卿卿。
浑身发冷,扯了好几层被子慌忙往身上压,还是冷到颤抖。
自嘲地想冰肌玉骨可真是受罪啊。
可那时候,明明眼泪和胸膛都温热。

激动到无法言喻

这太好看了吧!!